“一年前的冬天

2016-12-21 18:53

  一夜之间,天降鹅毛大雪,山坳往返的路被彻底封死。眼看食品已经吃光,摆在洪波扎西眼前只有两条路,一是不等指令撤离,或者来得及从雪域高原解围;二是继承死守,但可能陷入冻死、饿死的绝境。

  21日,马队巡查到色地乡接壤处的一个山坳,古柏和青松密布,清泉顺着石头夹缝悄悄流淌。洪波扎西跳下马,从林子的泥地里,挖出了一枚菌子。“一年前的冬天,咱们差点被困死在这,都是这些菌子救了我们。”

  去年过年前,他们接到线报,一伙盗马贼在腊子山邻近运动。他和三名队员领命奔赴,潜伏在这个山坳里,乘机抓捕。三天从前,盗马贼未见踪迹,上级撤退的指令还未达到,他们决议持续守候。

  凌晨6点,队员们准时起床。到多少百米外的一条小河沟,用雪山溪水洗漱一番,四肢冻得直疼。碧空之下,向阳跟下弦月隔空照映,一夜结霜,草地上凝出了一层浅浅的白线。记者摸摸火辣的嘴皮,人不知鬼不觉已完整干裂,再用舌头舔舐,满是血的滋味。

  蹲守一个礼拜挖野菌子喝雪水

  “不命令,逝世都要死在这里!”洪波扎西带着队员,在密林里到处寻找可以果腹之物。拨开厚厚的积雪,队员们发明了野菌子。洪波扎西从小追随父亲采药打柴,对山里的各种动物一目了然,面前的野菌子恰好能够食用。他们采了一大口袋,足足吃了四天。后来,水喝光了,渴得没了力量,洪波扎西抓起地上的雪,连吞数口。

  绝境